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什么是德国的全纳教育改革特殊教育体系

发布时间:2019-08-14 19:37:09

什么是德国的全纳教育(改革特殊教育体系)

什么是德国的全纳教育

德国政府推进全纳教育的改革步伐到底能有多大,尚难断定,但至少德国已经认识到,应该勇于面对并盘点自身问题,以此来兑现其国际承诺mdash;mdash;

全纳教育: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mdash;mdash;德国全纳教育2012年盘点

全纳教育目前已经成为德国学校教育的常态。这给学校提出巨大挑战,而应对挑战需要充裕且优质的师资。

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今年3月23日发布了一份德国全纳教育报告,以此来积极回应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在德国实施三周年。《残疾人权利公约》要求签署国有义务实施全纳教育,尤其是把健康与残障学生共同纳入学校教育体系。2010年6月,德国各联邦州文教部部长联席会议(德国教育最高决策机构)出台题为《有关在学校教育中实施联合国2006年12月13日通过的残疾人权利公约中的教育与权利的意见》的文件。

全纳教育已成为德国学校教育的常态

在德国,2009至2010学年,被诊断为有特殊教育需求的1至10年级学生共485418名,占德国该年级段中小学生总数的6.2%,主要包括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学生、学困生和残障生。其中,进入特殊教育体系的有387792名,被纳入普通教育体系的有97626名,分别占德国该年级段中小学生总数的5%和1.2%。而特殊学校的学生中竟有76.3%最终未能顺利完成义务教育并继续升学。这有力驳斥了长期以来存有的臆想,即特殊学校是特殊学生的保护区。相反,特殊学校愈发成为特殊学生的禁闭区。德国政府如果力图实现2008年《教育提升个体社会地位:国家培养倡议》所设定的目标,即在2015年之前把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辍学率减半的目标(从目前的8%减为4%),改革现有的特殊教育模式便无可回避。

然而,只有20.1%的特殊学生被纳入普通教育体系。据统计,在2010至2011学年,该比例递增到22.3%。各个联邦州之间差异显著,比率最高的是处于北部的石荷州,达到49.9%,而柏林市和不来梅市的比率也超过40%。垫底的是下萨克森州,仅8.5%。汉堡市与巴伐利亚州发展迅猛,在一年之内把全纳教育比率分别提高50%和25%。此外,针对不同的特殊学生,全纳教育展开的进程也各不相同。比如占特殊学生43.7%的学困生,其全纳教育比率为18.9%,但又在各联邦州之间形成巨大落差,例如萨克森州的比例是1.7%,而汉堡市的比例则高达61.5%。又比如视障学生,仅占特殊学生的1.5%,其全纳教育比率为27.1%。石荷州已经彻底完成视障学生全纳教育,而在巴伐利亚州,视障学生纳入全纳教育的比率仅为11.9%。从发展趋势来判断,ldquo;全纳教育目前已经成为德国学校教育的常态。这给学校提出巨大挑战,而应对挑战需要充裕且优质的师资。rdquo;贝塔斯曼基金会分管教育的负责人德莱格博士说,ldquo;全纳教育是崭新的、个性化学习文化的引擎和杠杆,这种学习文化强调的是青少年的多样性rdquo;。

挑战整个德国学校教育体系

全纳教育虽剑指传统的特殊教育体系,但真正挑战的却是德国整个学校教育体系,即传统的特殊教育体系一旦解体,整个学校教育体系是否已作好充分准备来接纳这个渴求特殊关怀的未成年人群体。正如贝塔斯曼基金会今年3月发布会的题目mdash;mdash;全纳教育,岂能空手套白狼?

因此,这份题为《为德国全纳教育体系增加投入》的报告首次予以精确的回答,作者是德国社会民主党教育政策首席顾问、德国教育经济学家克莱姆教授。目前,德国政府每年拨付的特殊教育财政资金为26亿欧元,主要用于师资,其中6000万欧元投入18万学困生,1.6亿欧元投入22.1万其他特殊学生。克莱姆认为,通过关闭特殊学校可以释放的资金与人力毕竟极为有限。若是到2020年每位特殊学生均可获得个性化与科学化教学,并且把百分之百学困生、情感与社会发展障碍学生、语言障碍学生以及其他特殊学生的一半纳入普通教育体系

,那么,德国普通教育体系需新增师资(当然还包括特殊教育工作者、心理师和治疗师)以及相应的财政投入。在报告中,他提出了三种方案。

贝塔斯曼基金会推荐第一种,也是最昂贵的一种:全德国在未来10年需要9300名教师增援。在资金上,若是以2009至2010学年为参照自2020至2021学年起每年追加教育投入6.6亿欧元(之前每年追加资金的多少则由改革步伐来决定)用于新增师资。这笔数目仅相当于目前学校教育总支出的2个百分点。可见,全纳教育不仅是必要的,而且在财政上也完全能负担得起。而且,显然最大的障碍不是经费,而是观念。教师与家长对全纳教育的偏见与疑虑仍然普遍存在。或许,只有当全纳教育在普通学生和特殊学生中形成双赢局面,即在相互交往中激发学习热情时,全纳教育方可被全社会所接纳。

当然,推进全纳教育还需要顾及人口发展。从2009至2010学年到2020学年,德国1至10年级学生数量将锐减12.7%。西部地区由于低人口增长率,普通教育体系学生的数量普遍下降(汉堡市除外),从不来梅市的-6.7%到萨尔州的-21.8%,实施全纳教育的成本相对低廉。然而,东部地区,除图林根州和萨安州之外,情况恰恰相反,增幅从梅前州的1.9%到萨克森州的10.8%。吊诡之处在于,一方面,西富东穷,而另一方面,联邦制使各地区享有完全的教育主权,东部地区或许会在昂贵的代价面前偃旗息鼓。

全纳教育,岂能空手套白狼

不过,这份报告只是从财政投入视角来解答全纳教育问题,却没有触及德国普通教育体系的痼疾:以筛选机制求精英教育。从全纳教育视角来审视,德国学前教育的达标率为61.5%,一旦进入小学阶段便骤降到33.6%,在中学阶段再次降半,仅为14.9%。鉴于小学教育属于义务教育,实施全纳教育并非难事,而瓶颈显然在于中学。在德国,小学四年级便开始分流,10岁孩子分别被归入文科中学、实科中学和主科中学。文科中学是通向大学的唯一途径。正如克莱姆向笔者所指出的,德国普通教育体系把全纳教育的职责彻底推诿给主科中学,以便保证文科中学教育的精英性。哪怕如今各个联邦州先后取缔主科中学,改换门庭,文科中学的精英地位仍不可撼动。其实,德国各联邦州文教部部长联席会议2010年6月出台的文件只是要求普通教育体系ldquo;为扩展全纳教育意义上的使命做好准备rdquo;,仅仅是准备而已。这份文件为文科中学逃避全纳教育的开启了方便之门。

贝塔斯曼基金会历来关注特殊教育,几乎每年定期推出特殊教育系列报告。2009年和2010年的报告分别为《作为特殊途径的特殊学校:高投入少前景》和《共同学习,全纳生活mdash;mdash;德国全纳教育的现状与挑战》。从题目上不难判别,以2009年3月26日德国正式实施《残疾人权利公约》为界限,德国教育政策与教育研究已从特殊教育转向全纳教育,这不啻为对国际公约的承诺。

国际上全纳教育的比率已高达85%,德国尚处于起步阶段,甚至自认为是欧洲全纳教育的垫脚石。此外,德国至今尚未出台涉及人员、课程、设备、场地的全纳教育标准。至于德国政府能否采纳这份报告的建议推进全纳教育,迈出的改革步伐到底能有多大,所遇阻力到底有多强,尚难断定,但至少德国已认识到,实现全纳教育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并勇于面对和盘点自身问题,以此来兑现其国际承诺,其镜鉴意义不可低估。(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教育部国际教育研究基地)

【链接】

全纳教育是1994年6月10日在西班牙萨拉曼卡召开的《世界特殊需要教育大会》上提出的一种新的教育理念和教育过程。它容纳所有学生,反对歧视排斥,促进积极参与,注重集体合作,满足不同需求,是一种没有排斥、没有歧视、没有分类的教育。同时,全纳教育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通过政府和社会各方面的推动,使学习者越来越多地参与教育、培训和文化活动,反映所有学习者的不同需要。(黄金鲁克 辑)

《残疾人权利公约》于2006年12月13日在联合国代表大会通过,2008年5月3日正式实施。开放签署仪式于2007年3月30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81个国家、地区及区域一体化组织的代表当天出席了仪式并签署了该公约。这是有史以来在开放供签字之日获得签字数量最多的联合国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是国际社会在21世纪通过的第一个综合性人权公约,也是首个开放供区域一体化组织签字的人权公约。《公约》旨在成为记录社会发展问题的人权文书。它标志着人们对待残疾人的态度和方法发生了ldquo;示范性转变rdquo;。(俞可 辑)

《中国教育报》2012年4月6日第7版

了解德国教育特点,更多关于德国教育的情况请见德国教育概况栏目》

宝宝不消化怎么办小孩便秘怎么办吃什么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好
儿童哮喘中医治疗
男人性冷淡是什么因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