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霆 第一百七十二章 记忆深处

发布时间:2019-09-25 18:23:48

神霆 第一百七十二章 记忆深处

(ps:修正一个bug,萧若曦不到十六岁,是萧凌的妹妹,之前説的“若曦姐”已经改过来。)

杜雷万万没有想到,他竟会在这种场景之下,再次碰到这个女人,脑海深处的记忆也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再次一涌而上。

当时的杜雷不过锻脉境四重修为,却在万象森林中无意发现了被某种封印短时间封去修为的萧若曦,并且救了他一命,发生了那暧昧一幕。可就因为那可笑的一吻,萧若曦险些将杜雷杀了,还曾经警告过杜雷,让他将这一切保密,闭口不谈。

杜雷心中憋屈,那是萧若曦的初吻,又何尝不是杜雷的初吻,更何况,当时只是情急之下,杜雷才会那么做,根本不是刻意为之,萧若曦却仿佛失了魂一般,感觉那是一件极为丢脸的事情。

就好像是一个女人不xiǎo心将自己喜爱的戒指掉进了臭水沟一样,觉得自己喜欢的东西怎么能掉进那么脏的地方?

初吻没了也就算了,却还给了如此不堪的一个人……

不仅如此,就连杜雷救下萧若曦的事情,都不能跟外人谈起,这是何等的屈辱和悲哀?

当时杜雷就已经发誓,总有一天要赶超萧若曦,但是这个性格冰寒到骨子里,傲然于世,足有炼神境九重巅峰修为的天才女子,在説完那些令他感到屈辱的话语后,就这么悄然消失不见,完全不见踪迹。

杜雷心中愤恨,但是他当时地当务之急却是尽快提升实力,为了打败夏梦颜而不遗余力地奋斗着。

很长一段时间过后,杜雷便在专心修炼中,将此事忘记了,但是现在这张绝世的面容再一次映入他眼帘,却将他埋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全部抽调了出来。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杜雷不过是锻脉境四重实力,而萧若曦却达到了炼神境九重巅峰实力,这种实力差距,就如同天堑般难以逾越。

而今,萧若曦的实力比以前还要强大,光是从远处观望,便能感觉出,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炼神境九重巅峰的极致,她甚至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夺虚境之中。

原本杜雷以为他在同龄之中难逢敌手,但是萧若曦的再次出现,却告诉杜雷,这一切并不是如此,他并不强!

达到炼神境后,每上升一重境界,都难如登天,根本不是锻脉境强者所能比的,即便是炼神境九重和炼神境九重巅峰之间,就有极大的差距,又更何况是炼神境五重与炼神境九重巅峰的差距。

那可是将近五重境界的差距!

杜雷深吸一口气

神霆  第一百七十二章 记忆深处

,他看着那个女人,忽然想起之前自己曾説过的话。

“如果我日后以强者的身份,再次站在你的面前,你是否会因你口中的一句‘自知之明’,感到那一丝荒谬和可笑?”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被我夺去初吻,是你萧若曦一声都难求的荣幸!”

半年前,此番热血的话语犹自在杜雷脑海中回荡,半年前那个静谧的夜晚,他与萧若曦谈话的情景竟恍若昨日,仿佛这一切只是刚刚过去。

杜雷曾经对萧若曦所説的话,正是他的心声!他心中的热血重新被抽调而出…他又一次渴望,渴望变得更强!

萧若曦,总有一天,我不会让你觉得,被我夺去初吻,是一件丢脸,耻辱,见不得人的事情,我要让你觉得,这是一件无比庆幸的事情!

此时身处于半空中苍鹰上的萧若曦,神色淡漠冰冷,她并不知道那身下一处不起眼的楼阁内,一双注视向她的眼神,变得那般坚定。

“若曦,今天你可看好了,这些皇城之人敢得罪你哥,今天我就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萧凌神色愤然,忽然间双眼眯成一条缝,语气极冷:“还有那个敢将我斩伤的杂种,就算我把整个洛羽王朝掀翻,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他活活烧死。”

萧若曦神色古井无波,却并没有被萧凌的情绪所感染。

萧凌所受的剑伤虽然不轻,但是在这半个月灵丹妙药的滋补下,加上他本身强大的恢复力,伤势已经恢复大半。

所以,萧若曦并未担心萧凌的伤势,也并没有因为这个人伤他的举动而感到愤怒。萧若曦心如明镜,很多事情,无需多説也一diǎn就透。

她比谁都清楚自己这个哥哥的脾气,那人要自保才斩出这一剑,没错,但他错就错在斩在了一名皇城世家的直系子弟身上,并且説出那番得罪皇城,大逆不道之话。

无论是萧若曦的名誉还是身份,都很高,但她不会用这种身份去压人,除非别人彻底地得罪她。

若是当日在场的不是萧凌,而是萧若曦,她决计不可能为难那人,让他当面下跪。

如果只是单纯的萧凌被伤,皇城派兵攻打洛羽,萧若曦根本不会关心,她只是很好奇,传闻那人不过炼神境五重修为,却又是怎么在萧凌身上留下这剑伤的?若不是抱着这个疑问,萧若曦此次都不会前来。

“真的要把那人杀掉么?説不定,这其中会有些误会。”萧若曦轻启薄唇,清幽道。

如果説这句话的是别人,萧凌早就翻脸了,但是萧若曦此话一出,他却并没有任何烦躁,而是耐心解释道:“妹妹,你是不知道那杂种有多可恨,趁我不备之际对我偷袭,害我受伤,今天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萧若曦眉头轻蹙,炼神境七重之境,就算炼神境五重的修炼者再怎么偷袭,也不会留下这么恐怖的剑伤吧?

虽然心中如是想,但嘴上却道:“他叫什么?”

“他叫杜雷,让我记住这个废物的名字,也真是难为我了。”萧凌冷声道。

萧若曦diǎn了diǎn头,也不再説什么,甚至…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她不是想不起半年前发生的事情,而是,她根本不知道杜雷是谁。

时隔半年,她竟是已经忘记了杜雷的名字,又或者説她根本就没有想记住杜雷的名字,她只知道半年前,有一个占便宜的少年夺去了她的初吻。萧若曦已经用她强大的神念,封存了这份耻辱的记忆,将它埋藏在心底。

却在这时,那三名坐在血色金雕上的中年男子有些按捺不住了。

“天雷符还有多少道?难不成,让我们亲自动手么?”忽然间,血色金雕之上一名中年男子看向身旁一人道。

他説话的语气有些指责,还有些无奈,就好像是他动手身上就要掉下一块肉一样。

“呵,怎么?瞧不起我的天雷符?”

另一人闻言挑眉道:“刚才只是陪他们玩玩儿,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开始。”

説罢,这名中年男子诡异一笑,手腕翻转,忽然间十道长方形斗符闪现而出,在他的手腕上,呈环形盘旋,在真气的灌注下,这十道斗符体表都弥漫着幽蓝色的电光,映照出一片深沉的蓝色,无比绚丽。

忽然间,中年男子右手一引,十道斗符便排成一道“一”字,化为一条修长电芒,朝着那本就乌云翻滚的天际迸射而去,钻了进去。

在天雷符进入乌云后,场面突然变得寂静下来,周围天地都静得可怕,甚至是苍鹰扑扇翅膀的声音,所有人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杜雷凝神看向天空,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一片沉静的乌云,似乎要将其看穿。

他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令人感到恐怖的宁静。

在朝廷中广场上的众人也同样感到这种恐怖,所有强者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动手,汹涌真气蓬勃而出,形成一道真气屏障,朝着那金色光幕上笼罩过去。

雄浑真气极度浓缩,如同液体一般,将空气都挤压得模糊,这真气可是数百道强者齐出的防御。

就在此刻,原本沉寂的死灰色乌云之间,陡然间大量,就好像原本灰色的乌云突然变成了耀眼的蓝白色一般,照得所有人眼睛生疼,整片大地都在一瞬间被映照出刺眼的蓝白!

下一刻,只听一声“轰隆”巨响,仿佛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一般,闷雷巨响穿爆屏障,传在每个人耳中,杜雷感觉脚底身前都猛地一震,险些一个不稳跌倒在地。

天要被震裂了,只见那乌云之间,陡然爆冲出一条雷光,这条雷光如同一条滔天巨蟒,轰然落下,明明只是一道蓝光,却如千万斤般沉重,却带着光的速度,一瞬而下,暴砸在那金色光幕之上。

只听“咔擦”一道声响,整个金色光幕都就此爆碎了,那雷芒继续冲下

神霆  第一百七十二章 记忆深处

,直到碰到近百名强者形成的真气之墙,才炸成一滩幽蓝色如水液般的能量涟漪,四散开来。

“杀!”

管它为什么,这次所有皇城强者得到的命令便是杀戮,什么时候那位説住手,他们才会住手。

三名都统乘骑血色金雕,朝下俯冲,在起身后的百名皇城强者同一时间俯冲而下,雄浑真气,无尽杀机,全然爆发开来。

神翼皇城此次出动的战力绝不仅仅是百人,后续部队正突破落雨边疆重重防御,冲杀过来,洛羽的危机,越来越大!

这种场面,何其壮观,每一名强者都至少达到了炼神境七重的程度,两两相撞,狂暴真气怒卷,真兵频出,武技狂卷,转瞬间,这广场已经被他们的真气涟漪震得千疮百孔,但是战斗,不过才刚刚开始。

三位都统,全部爆发出恐怖绝伦的威势,三种不同颜色的独特真气如长龙出水,冲杀四方!

这三人,竟然都是夺虚境二重强者,实力只能用惊人来形容。

“雷爆,这里就先交给你了,我们二人去将那躲在窝里的老东西揪出来。”另外两位都统对那名为雷爆,也正是之前使用天雷富的都统説了一声,身形便化作流光,撞入了洛王阁之中。

萧若曦一人独自坐在苍鹰上,在半空中沉浮,并未行动,因为她根本无心参与这种厮杀之中。

但是她不在乎,并不代表某人不在乎!看着这熊熊战斗,杜雷第一次觉得很无力,看着如此众多强者厮杀,杜雷竟是帮不上什么忙。

“可恶!”

杜雷一拳将墙壁砸得龟裂,他看着那窗外,眼角余光却发现一抹人影闪过大殿近前,随后身影便消失不见。

什么人进了洛王殿?

杜雷心中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疑惑,刚才那两名都统不是已经进去了么?现在这一道身影,又是谁?

杜雷心中想着,脚步已经微微挪动,想要一探究竟。他总感觉今日皇城强者前来的这一战,有哪里不对。

(ps:猜猜哪里不对?)

鹤岗治疗盆腔炎费用
鹤岗治疗盆腔炎医院
鹤岗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鹤岗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鹤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