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许知远对话马东歧见虽大骨子里却都是精英对

发布时间:2019-08-14 19:56:41

许知远对话马东:歧见虽大,骨子里却都是精英对大众的不信任

文|老阮

腾讯制作的直播访谈节目《十三邀》,以公知许知远的视角对话具有模板作用的个人,2016年5月17日首播面世并以13集的体量结束第一季以呼应其名,第二季于2017年8月29日回归,第一期嘉宾为马东,米未传媒的创始人兼CEO。

在节目组的官方公众号上,第一期的标题命名为《马东:我的本色是悲凉》,与他现下的银幕形象出入较大,与他过于丰富的生活经验匹配无疑。在不到一个小时的谈话中,长期担任《奇葩说》导师的合伙人蔡康永,米未的员工肖骁和颜如晶在与许知远的对话中,侧面充盈了马东的形象,最精彩的还是在许知远与马东的二人对话中呈现。

激烈交锋:马东胜在思辨,公知贵在清高

许知远希望通过采访,印证其“马东的内心深处有和我一样思虑”的想法,他犀利发问:是否赞同文化呈现出粗鄙化趋势,技术进步在人文价值层面意味几何,大众娱乐和文化发展倒挂之忧,对时代之顺应和质疑如何自洽?

马东式回答尽在“用事实说话”:我们永远追求精致而不得,技术推动侧重个人及社会的非生物层面,娱乐是人的本能,我看透了时代且完全顺应它。在一系列的否定回答中,许知远扑了一场空,他和马东都无法打破和改变对方。

二人在你来我往中,似乎在许多问题上都存在分歧。关于文化走向的精致与粗鄙,张扬个性与自我反思的生命张力,现实生活和远方理想的此消彼长,少数精英与多数大众的不相为谋。

许知远追问趋势和价值,马东只陈述事实,后者既不批判亦不拒绝,但选择从来明晰且唯一,他把想和做的统一做到了极致,所以不空泛、务实性强少见清高。马东是社会化思维的实干家,许知远是书生气较浓的思考者,他们都对社会有很深的洞见。

马东胜在思辨,他以奇葩导师的身份多是表现出睿智和独到,而这一次,又表现出几分狡黠,根源却在其强大的思辨力和丰富的生活体验。许公知贵在清高,他对自己生存的时代总是带有一种强烈的不安,疑虑、批判和否定接踵而至,这是一种文人专属的悲天悯人式善良,在知己看来是宝藏,在外人眼中沦为矫情。

二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种状态让他们感到舒适,便是怀疑论者许知远此刻对自己也是肯定大于否定。总的来讲,各执一词,不分高下,但因着分歧、争议、辩论、不妥协和互通有无,铸就了这一场精彩的访谈,也让两位主角光彩毕现。

殊途同归:统一于对大众的不信任和悲观

马东和《奇葩说》注定要绑在一起了,许知远在这儿也下了刀子,他说这些辩题毋庸探讨,甚为多余,马东表示肯定,但他又补充解释道:“大众传媒的作用不是追求最前沿的,那是学者、思想者的事情,大众传媒的作用是让没接触到的人接触到”。换句话说,他在做一个启民智的工作。

许知远想作为但已力不从心,所以他苦苦维系自己的价值体系,一个以脆弱、封闭和幻想为特征的乌托邦。马东自认看破红尘无意对抗众人,他的理由看起来很有说服力:“这世界上只有5%的人愿意思考过去,剩下的95%都是在生活”。马东半是恭维、半是写实地说,许知远是那5%里的人,不应该让这剩下这95%辣了他的眼睛。

字面上看,二人的对话透露出的多是否定和对立,但他们的出发点和逻辑本质却具有内在一致性。殊途同归的契合点在于:精英视角审视下,对大众时代的悲观和不信任。马东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说;“本质上咱俩是一样的,就是你表现成为愤怒,我表现成为悲凉。”

愤怒和悲凉只是情绪,情绪影响下的行为才具有实际影响力,前者先以疏离和逃避躲一份清净,后以笔诛讨伐、声色俱厉质问时代之沉沦;后者以无所畏惧的心态融入时代的怀抱,因势利导、借力打力实现世俗的成功。

大众文化中比较具有影响力的二位,至此将他们对大众的不信任和悲观基本陈述完毕,倒是与勒庞《乌合之众》中对大众时代的鄙弃遥相呼应。

老阮拙见:大众与精英对立,撕裂是时代宿命

人类从未停止对平等的追求与向往,但也从未摆脱不平等的现实。从封建社会的绝对统治演变为现代商业社会中的绝对引领,精英与大众的对立,程度有所变迁,本质从未改变。于是,与追求统一、和谐的口号背道而驰的,是每一个时代都有,我们这个时代尤重的撕裂的宿命。

许知远和马东的影响力将他们推进了时代精英人物的圈层。因为家庭的缘故,他们起点较高,自己又异常努力,所以能引领风骚。这又能很好的解释,为什么二人讲道理时总是有一种俯视感。他们都是世俗世界的成功者,以普渡众生的姿态存活,只不过,许知远怎么想怎么说,马东不认其名但行其实。

精神贵族人数必居少而地位必居高,民众人数占上风而地位稍次,冠以民主之名的大众时代的到来,改变了精英与大众的力量悬殊程度,却无法从根本上消除二者的对立。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是前现代社会大众释放个性的集体狂欢,现代人搭着技术的春风,在络的虚拟现实中表达自我,形式发生巨变,精神内核稳如泰山。

一个所有人都是精英的社会不可能出现,一个所有人都是平民的社会也只是空想,错落有致、分层明晰的混合结构才是最优解。时代变迁就是在急行军中唱挽歌,因而,马东不必悲凉,许公知亦无须矫枉过正。

大通证券井喷行情难以持续谨慎西南证券经济前瞻三季度会转暖国联证券全球再宽松受质疑财政接力汽车通用汽车计划关闭部分工厂并裁员15煤炭石油神华中煤产量环比季节性回升但同比仍显疲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