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门 第二十章 一枝红杏出墙来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0:25

神门 第二十章 一枝红杏出墙来

“难道是入道了?要不要这么容易啊?哈哈哈……”方正直越想越开心,然后,大眼睛四处望了望,很快,目光落在了窗外小院中的一块拳头大小的青石上。

哧溜一下,从窗户外便直接翻了出来。

迈着小短腿很快便来到青石旁边。

“好,就拿你来开刀了!”方正直扎了一个自认为还比较帅气的马步,然后,气沉丹田,运手成掌,一掌便对着青石劈了下去。

“……”

瞬间的沉默后,便是暴风雨的来临。

“哎哟!”

方正直咧着小巴,痛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而那块青石却依旧还是青石,一点裂缝都没有。

怎么回事?自己费尽力气的背了一夜的书,为什么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方正直很苦恼,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等一下。

要说进步……

方正直的眼睛突然一亮,他确实感觉到了进步,这种感受很真实,只是这种进步却似乎和自己理解的进步不一样。

原本,他以为经过一夜的“苦练”后,自己的经脉,骨骼是不是会有一种质的飞跃,就像以前所看的武侠小说一样的,变成铜皮铁骨,再不济,力大如牛也是可以的。

可现在,完全不同!

经脉,骨胳,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力气也没有提升,但是,自己对身体的控制却似乎不一样了。

这是一种掌控的感觉,并不是说自己的变得灵巧了。

而是可以掌控自己身体内的一部份,比如,自己的经脉,他可以控制自己的经脉收缩,甚至,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流淌的血液,甚至还能让自己的血液稍微流动的快一点……

其实,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算是难事。

比如情绪激动了,心跳会加速,或者运动了,血液流动会加快。

但是,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因为……

这种控制很真实!

控制?对自体的控制?方正直心里充满了疑惑,这个世界的修炼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难道这也是万物之道?

……

……

几天后,北漠某府城内的一间巨大的宅院之中。

一名军士单膝跪倒在地,而在他的上方,穿着一身鲜红色盔甲的暴走萝莉正盘膝而坐,旁边还站着少女月儿正为其擦拭着额头上细密的汗水。

“没答出来?”

暴走萝莉池孤烟秀眉微微一皱,难道是自己弄错了?万物图真的是错觉?“这个李虎儿长相如何?”

“回小姐,李虎儿长得圆头圆脑的,有些肥壮,嘴唇比较厚实。”

“嗯?”暴走萝莉池孤烟心里一动,慢慢的站了起来,轻轻的踱到窗边,望了望窗外盛开的一朵雪白的花朵。

居然不是那个小贼!

没道理啊,那个南山村的村长虽然有些迂腐,但应该还是懂得些轻重,那个小贼会些文字,这样的话,如果一旦限制了六岁的年龄,不可能安排别人而不安排那个小贼啊?

暴走萝莉池孤烟有些想不明白。

问题出在哪里呢?

难道南山村的村长不知道那小贼读过书?更不可能吧?同一个村子里的,怎么会连哪家小孩读过书都不知道?

不行,经过这次的事情后,那个小贼肯定有所警觉。

神候府的人进入南山村,肯定是有动静的,那小贼应该看到题目的,居然能忍住不答?

意志力不错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再继续派人去试探他估计收获不大,不能再打草惊蛇了,要先等他松懈下来后,再想个绝妙的法子一举将他拿下!

暴走萝莉池孤烟这样想着的时候,眼睛猛的一亮。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得先找个那小贼抵抗不了的东西,然后,等待时机,引那小贼上钩,最后……嘿嘿,先把他招到神候府

,然后,再让他的屁股开花!”

……

……

方正直最近的日子还是很刻苦的,每日清晨便起床背背书,晚上睡觉前也会背背书,闲来没事的时候,便拿着那本《道典启蒙篇之三字经》在村里到处转悠。

然后就会引起一些村民们的议论。

“哟,正直又开始读书了啊?”

“还真的打算自学呢?”

“正直啊,快过来,到大娘这里来……告诉大娘,你这段时间学会几个字了啊?”一个坐在院门口的三十多岁妇女立即将方正直拉到身边。

“不说!”方正直很爽快的拒绝。

“是不是一个字都不认识啊?哈哈哈……”妇女一听,马上就笑了起来。

“大娘,你认识这书上的字吗?”方正直忽然有些严肃的看向妇女。

“瞧你这孩子说的,大娘怎么会认识这些字呢?”妇女被方正直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原来大娘不认识字啊?哈哈哈……”方正直大笑三声,扬长而去,留下一群村民们一个个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有些目瞪口呆。

村里转完之后,方正直便会到道堂栏栅下的一块大青石上躺一会儿,晒晒太阳,顺便作作样子。

“快看,方正直又在道堂外面偷听先生讲学了!”

“他在外面能听到什么?讲学的时候连字都看不到,难道他还能听得懂?”

“天知道呢!”

看到方正直溜到道堂外偷听,村民们便又会议论一阵,不过,方正直并不吵闹,也从来不会在外面弄出任何动静,村民们习惯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方正直自学读书的事情在南山村已经慢慢不再引起村民们的关注了,每一个人再看到他拿着书的时候,也就慢慢习以为常。

渐渐的,村民们也开始把方正直当成了一个读书人,虽然,与道堂里面那些真正的读书人不太一样。

但终究……

方正直还是多了一个读书人的帽子。

只不过,他的书到底读了多少,有没有效果?就没有人知道了。

……

竖日,阳光明媚,方正直照例在道堂的大青石上睡觉,然后,他忽然发现道堂内的一棵小树的枝节已经长出了一片嫩叶,叶子正从墙内探出半个脑袋。

心意一动,他就下意识的吟出一首曾经比较钟爱的诗词来。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哥在等红杏啊!”正半眯着眼睛暗爽的时候,头上的阳光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睁大眼睛一看,一个长得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正站在自己面前。

方正直认识,此人正是道堂讲学的一个先生,名叫王安画,人很得斯文,但奈何脸有些大,总喜欢挡住天上的太阳。

“我每日都能看到你在道堂门外晒太阳,今日出上一题考教你一下如何?”王安画似乎并没有听见方正直刚才吟出来的诗。

“若我答出来,你能应下我一个条件吗?”方正直从大青石上慢慢坐了起来,一脸天真的问道。

王安画瞬间愣了一下,他也算是见过一些学生的,先生出题考教,那都是诚恳作答的,哪里有像方正直这样一张口就要条件的?

但是,一想到方正直话里的意思是答出来之后才要条件……

这倒是让王安画有些好奇,这小孩就这么自信?

“呵呵……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王安画倒并没有因为方正直的一句话而甩手离去,反而饶有兴致的看了过来。

宿迁牛皮癣
枣庄治疗牛皮癣费用
晋城治疗男科费用
宿迁牛皮癣医院
枣庄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