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滇西抗战的生死之路全部中华民族曾经命悬一世界和平

发布时间:2020-02-15 05:31:42

滇西抗战的生死之路:全部中华民族曾命悬一线

滇缅公路

在彩云之南,有一条路,盘旋于滇西崎岖的山岭,穿越湍急的澜沧江和怒江,这条注定要载入史册的路由于穿越中缅两国而被称作"滇缅公路"。它的前身早已有茶马古道,茶马古道的前身早已有汉代的西南丝绸之路,它乃至比西北的丝绸之路还要早上200年。

命悬一线

1940年,日本当局在《帝国国策纲领》中称:"攻取缅甸的目的就是要截断中国与外界的最后一条交通线。"当年9月,日军进占越南,囤积在海防港的大量中国战略物资悉数落入敌手,滇越铁路中断。

只要翻看地图,就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当时中国从北到南半壁江山皆沦陷敌手,出海通道全部丧失,国民退守陪都重庆。同时,由于面临德国法西斯的大举进攻,苏联难以两面交兵,1941年4月与日本签署《苏日中立条约》,停止了从北面和西面漫长边疆线上对中国的支援。在西南方面,中国与印度隔于喜马拉雅山两侧;在印度支那半岛被日军占据后,唯一可以期望的就只有经英国占据的缅甸出印度洋与盟国的联系了。至此,滇缅公路成为反法西斯同盟唯一一条可以向中国输血的生命线。

1942年初,日军兵至缅甸,中国远征军首次出师失利。日军攻入滇西,双方对峙于怒江,滇缅公路被拦腰切断。

全部滇西抗战,乃至后来的中印缅之战,实际上都是围绕着战略通道的交通战。可以说,整个中华民族曾经命悬一线。

昆明市人民西路路口有一组群雕,是为记念20万筑路民工而建。当年滇西的青壮年大都奔赴战场,滇缅公路就是靠沿线老弱妇孺们用原始的农具在仅仅9个月内奇迹般扩建铺成的,直接代价是两三千人的性命。

滇缅公路的80%经过崇山峻岭,有一半是岩石路段,战时炸药奇缺,乡民们竟是把烟花中的炸药集中起来,一点一点地炸石。他们没有报酬,自带干粮,在很多地段是每户分包一段,用锤子一块块地砸碎石头。

雨季来临后,在极端卑劣的条件下,疟疾爆发,许多人倒在了路上。这组群雕的中部刻着一行醒目的字:通往东京之路。或许,他们当中很少有人知道东京到底有多远,但是他们相信,修通这条路,离成功就不会太远了!

滇缅公路在成为一条胜利之路以前,首先是一条溃退之路、一条流亡之路。中国远征军10万部队于1942年5月第一次入缅,由于仓促接战及英军的掣肘,虽然将士奋勇,却在同样兵力的日军眼前一败涂地,战、饿、病死6万人。

保山市文史专家陈祖木粱是远征军反攻腾冲城那天出身的,从他懂事起,母亲就总是给他讲起日寇占领的往事。

母亲是傣族人,家人早年从腾冲去缅甸曼德勒经商。到他外公那辈,家里的米店已开到很大,战前的贸易甚至做到了日本。1942年缅甸陷落,华侨首当其冲。全家十几口抛家舍业徒步向国内逃难,沿着滇缅公路整整走了一个月。

他们那群难民有几千人,争先恐后,摩肩接踵,拖家带口,肩挑马驮,还不断遭到日机轰炸和土匪打劫。晚上就躲到树林里露宿,连火也不敢点。疟疾流行,加上野兽出没,越走剩下的人越少。拥堵着过一道桥时,日机突然来袭,一半人掉落江中,哭爹喊娘一片惨叫。半路上一家人被冲散了,缠着小脚的母亲1人死死地带着四个孩子,在饿、病之下先后死去了三个。眼看离家乡还有100多里路了,却传来消息说日本人已先期占据了腾冲一带,只能在外乡借住。1年后,母亲继续带着一个孩子向前走,离家30里路的时候,遇到乡亲说绝不能回去,日本人残暴得很,城里人全跑光了。还是有家不能归。

图为响应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委员会总会的号令,回国参加抗战的司机服务团抵达广州。

马来亚华侨欢送机工回国服务盛况

最后1课

1942初,当入缅中国远征军作战失利,正被骄横的日军尾追着向国内溃败时,滇西的边民却没有防备,地方当局对敌情并无发觉,浑然不知大祸将至,照旧歌舞升平。5月3日,国门畹町洞开;第二天芒市、龙陵失守,日军兵锋指向滇西要道上的重镇腾冲。

即便此时,驻防腾冲一带的中国武装兵力尚有千人,应可依险阻滞敌军多日,待援军赶到,腾冲将不至陷落。况且,腾冲各族边民素有保土卫国的传统,必会群起响应,成为抗敌后盾。但真实发生的情况是,负责腾龙边区行政专责的主座虽得消息,竟秘而不宣,抓紧征夫拉马,抢运亲眷财富,于6日借口因公务赴昆明而溜之大吉。7昼夜,县长邱天培在商会召集各方人士开会,才宣布龙陵失守。当即有人提议派兵截断咽喉要道腾龙桥,在龙江西侧布防,会议据此建议分配了任务。不料,当夜邱天培即带上自卫队及警察潜逃。群龙无首,兵丁四散,只剩下手无寸铁的百姓,有骨气的腾冲人纷纭舍弃家园出走逃难,留下了1座空城,一座死城。尽管避难艰辛,尽管日军占据后劝令迁回,乃至许诺恢复集市、解决民困等等,但是始终没有人愿意回到自己熟习的古城里去当"顺民"。

法国作家都德曾写下着名的《最后一课》,在腾冲的侨乡温柔也真切地上演了1幕"最后1课"。5月7日,当日军逼近的消息已传来的时候,温柔的益群中学依然敲响了上课的钟声。曾在北京大学当过教授的寸树声校长亲自走上讲台,给行将背负着国破家亡之难的全部孩子们上"最后1课"。先生声音低哑地说--

"时局的情形你们都已知道了,我们以为不能来到腾冲的敌人已经只离我们3四十里了。学校从今天起,只有停课。平时对你们所说的话,希望你们不要忘记。你们要在艰苦的环境里磨练你们的精神,在斗争里发展你们的气力。我相信每一个黄帝的子孙,是不会当顺民的,不甘心做奴隶的......"女生们失声痛哭。

3天后的5月10日,区区292名日军没费一枪一弹就长驱直入占据了腾冲,这座屹立了496年的"极边第一城"!

滇西抗战中中国军队使用美军支援的火焰喷射器

1944年8月20日上午9点远征军以120箱TNT炸药引爆松山主峰日军巨堡

山之上,有国殇

史学家对松山战役的记录是,从1944年6月4日到9月7日,实施大反攻的中国军队一共发起过9次总攻。这在战争史上恐怕也是不多见的。关于它的激烈程度,有这样的描写:清理战场时,在壕沟里发现仅两军士兵相互扭抱厮杀而死的就有62对。

久攻不下的远征军曾每天加紧挖地道,同时向山上炮轰,压制日军并掩盖发掘的声音。挖到主峰下方时,日军发觉了,也往下挖。中国工兵抢先一步挖到预定位置,将几十箱炸药堆进去。8月20日,随着一声轰天巨响,山顶的顽敌全部覆灭。强攻的中国军队阵亡7000多人,消灭掘壕固守的日军3000多人,鬼子在满山挖的那些壕沟就像是事先为自己准备的墓穴。

将松山守敌拔除后,远征军的大批增援部队和后勤辎重源源不断地通过重新架通的惠通桥,沿着滇缅公路南进,又一场恶战随之打响了。

远征军出其不意对日军高黎贡山防线的突破,是围歼腾冲守敌的关键。险峻而人迹罕至的高黎贡山是二战中海拔最高的战场,背水仰攻的远征军冒着日军的子弹和大雨艰苦攀登,一些人中弹,一些人落崖,一些人饿死、病死或冻死,途中减员3000人。据当年记载,反攻的第一个月,仅在通往北斋公房的古道上,就有260多匹驮运弹药的骡马跌落山涧而亡。勇士们终究翻越高山,将疯狂的敌人步步逼退,向着被日军占据的"西南第一宝城"腾冲挺进。

在南面护卫着腾冲城的来凤山今天已是郁郁葱葱的国家森林公园,但美国飞行员于60年前拍摄的照片却显示,当时它完全是一座秃山。由于它是扼控腾冲城的制高点,日军为便于防守,将茂密的植被全部砍烧,树木用来建工事,山头至今保存着大量坑道遗址。为不利于美军飞机的辨认,日军将山顶的古迹文笔塔也拆毁了。经过两年多的占据,日军在来凤山和腾冲城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和堡垒群,备足粮弹,奉命死守至10月底等待援军的到来。

今年70岁的段培东回想说:我家世代住在腾冲城外的小西乡,我7岁那年日本人来占了腾冲城,整整两年多沦陷的日子。后来听见远征军反攻的炮响了,乡亲们非常兴奋,都从躲藏的山里跑出来观看。远征军包围来凤山以后,远近坝子里的乡民们,男女老少,包括大姑娘小媳妇都跟在后面帮助运弹药、抬伤员,还齐声呼喊给远征军加油。兵士往山上攻,乡亲们就在山下喊:"中国兵勇敢!""中国兵万岁!""消灭日本兵!"

知道末日来临的日本兵从战壕里爬出来,端着刺刀拼命向下冲,一些中国兵本能地就要撤,但回头一看成千的百姓在身后呐喊助威,立即奋勇迎上去,与鬼子搏斗。有的抱住鬼子一起从陡坡上滚下来,被老百姓群起掐死的鬼子就有七八个。

从7月26日进攻,到29日恶战结束,全部来凤山上只剩下9棵残树和攻守双方的几千具尸体。

中国远征军包围腾冲城

腾冲城中弹爆炸

倾城之难

腾冲邻接英殖民地的印、缅,近代得风气之先,山河壮阔,土地肥沃,属海洋性过渡气候;民风淳良,物产丰富,历来富甲云南,其商帮闻名西南,有不少都是"跨国公司"。连海关及英国领事馆都是设在这么1座县城里。

1944年5月5日,14岁的放牛娃周永光在山路上遇见了远征军的1支队伍,他坚决要求跟着打鬼子,由于他的家被日本兵占了,他舅舅被刺刀挑死,他想报仇。因而当时就摘掉草帽,戴上了军帽,被分到36师106团便衣队。

攻城之前,由于他熟悉情况,又是个孩子,就跟上侦察班长进城摸情况。他们把情报带出来不久,攻城战就打响了。他家现在住的李家巷就是击毙最后负嵎顽抗的日军的地方。

腾冲古城的城墙完全是用当地特有的火山石垒砌的,炮弹轰不开,搭云梯攻城的士兵被守城的火力压抑,伤亡惨痛。守城日军烧毁了文件、电台、军旗,枪杀或毒死了随军慰安妇,向上司发电说准备"玉碎"。

腾冲不拿下,中印战略交通就没法恢复,关乎全部滇西战场和反法西斯阵线的全局。美国飞虎队赶来支援,许多老人都记得美军机群隆隆飞来的情景。毕世铣老人回忆,约有60架飞机组成三角形编队遮天蔽日而来,少量日军飞机还在抵抗,空战也在腾冲上空展开,连攻守双方的兵士都停止了射击,与周围的百姓一样,抬头观看剧烈的空战。在高空的美机直压下来,很快就将日机击落击跑,完全掌握了制空权。以后,美机开始轰炸,城内的建筑和工事一起被摧毁,城墙被炸开多处缺口。古城是有灵性的,巨大的东门楼在轰炸中坍塌,向它身下的日军指挥所压下去,连同敌148联队队长藏重康美大佐在内的30多名日军葬身其下。远征军士气大增,突入城内,惨烈的巷战不可避免地在每个街区展开了。

文庙是大战过后整个腾冲城仅存的依然屹立的建筑,庙宇前木柱上遍体弹孔至今仍清晰可见。使人不能容忍的是,日寇竟然把文庙大成殿后面的启圣宫,也就是供奉孔子父母的地方,作为他们淫乐的慰安所。这里作为日军的指挥部,大约有二十几名来自日本、朝鲜、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慰安妇专门为军官"服务"。日军将殿宇隔成一个个小间,墙壁上贴了春宫画,将百姓家里祖传的木床或八仙桌的腿锯短,布置成塌塌密。日军除大肆奸淫外,在滇西还设置了几十个慰安所。

从1944年5月11日强渡怒江到9月14日光复腾冲,担任右翼突击团体的远征军第20集团军用时127天的会战,我军伤亡18000人,民夫伤亡亦接近此数,全歼守敌6000多人,取得了滇西抗战的空前大捷。日军全部在腾冲的城里城外灰飞烟灭,连一个跑回去报丧的都没剩下。

日本亡我之心蓄谋已久,战后发现的日军地图包括"腾冲县全图"、"腾越附近图"、"腾越城及周边轴测图"等等一应俱全。这时,劫难以后的腾冲百姓才觉悟过来:抗战之前曾有日本人到腾冲开设西药店,那几个老板以卖药为掩护,实则为日本侵犯搜集情报,这些作战地图的蓝本就出自他们之手。

还差两年就500岁的西南宝城腾冲荡然无存了,饱经烽火的来凤山见证了腾冲城的凤凰涅磐。而这座城的魂还在,由于它的人民是不屈的。60年后,一座新的宜人的城又屹立起来,而且比原来的城大了4倍,全县人口也由原来的25万增长到60万。这座生机勃勃的城,它有理由重新享有"极边第一城"的美誉。

月经后期痛怎么回事
治疗宫颈炎用的药物
产后流血正常情况
月经量多吃什么可以缓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