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我在商朝有块地第一百六十八章雷震子

发布时间:2020-01-29 03:56:38

我在商朝有块地 第一百六十八章雷震子

李凌处理完钟涛的事情之后急忙给杨颖打,好在周一事情多,几个女生并没有动红菇。得知红菇里的某一种可能含有轻微的毒素,她们彻底放弃了自己在宿舍里做饭的念头。

李凌又给牛佳怡打了,不过牛老板已经将红菇交给钢铁厂的食堂让厨师做菜,所幸平安无事,厂里的职工没有出现任何的不适。

李凌心情平静下来,他将自己的注意力又放在了商朝。

朝廷天使至西歧,宣布了大王旨意,圣旨中对西伯侯多有责怪。

西伯侯诚惶诚恐,他边日日设宴款待天使,一边使日大索西歧境内的各种牛类,凑齐了十万头交给天使。

西伯侯曰:“天使大人,十万牛类尔先带走,我等在朝歌会齐,姬昌收拾完行李就出!”

天使得了这么多耕牛,他不再多言,带着随从们赶着耕牛离开西歧。

他到达程国后,程城守将在城头看见如此多的牲畜还以为又有人过来攻城。

国主程先来至城头方知来的是朝廷天使,他命人大开城门欲迎天使于内。

天使摇了摇头拒绝了国主好意:“朝歌正在盼望着这批耕牛,我岂敢怠慢,不过我劝程侯还是收集一些牛类为好,免得来日收忙脚乱,耽误了春耕之期!”

程国饱受战乱,民生凋敝。朝廷有耕作神器降生,想必是会分一些给程国的。

天使事先给程侯打招呼就是为了提携于他。

“收集各种牛类吗?”程先点了点头,他虽然不知道天使此言何意,但还是决定遵照他的意思行事。

天使辞别了程侯一路向东朝商国而去。

却说西伯侯坐端明殿,对诸臣曰:“我此去朝歌,内事托于伯邑考,外事托于南宫适,辛甲诸人!”

他又宣来年两子伯邑考、姬至,吩咐曰:“我为自己起了一课,此次去见大王凶多吉少,纵然不身死也有大难,尔等在西歧,须守法,不可改制。兄弟和睦,君臣相安,一切等我从朝歌回来再谈!”

西伯侯嘴上说的轻松,心里一团乱麻,他总觉得自己少了一份机缘,不过具体进行推断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头绪。

伯邑考闻听此言,跪下说道:“既然知道父亲知道此去有难,何必再去?儿虽不才,愿意代替父亲去朝歌认罪!”

姬站在哥哥的旁边正想着父亲离开朝歌后自己应该怎么做,忽听伯邑考言语他幡然悔悟,立即也跪下来说道:“儿子姬也愿意代父东去!”

西伯侯对两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既是又难,当坦然应对,何必再躲?天数已定,避之何用?尔等在家听从吾之嘱咐,展西歧,已是大孝,不必多言!”

姬昌退至后宫向母后太任辞行,他跪倒在地说道:“天子诏至,儿欲明日启程到朝歌,特来向母亲辞别!”

太任端坐在织布机前对西伯侯言道:“我只是一个老夫人,已然年过花甲,国家之事早已不再过问,所有事情你们都自己拿注意吧!”

西伯侯离开之后,太任太息了一声,眼泪流了出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天下百姓何辜,纵使先君在时,她也不同意季历南征北讨。现在的儿子几乎正在往他父亲的道路上走,穷兵黩武,终归要落个败亡的下场。

老王妃太息了一声,将目光转移到了织布机上。

姬昌次日打点前往朝歌,行色匆匆,带领行人五十名,只见合朝文武,一众军民前来送行。

至十里长亭饯别,摆九龙侍席,百官与世子把盏。场面端的是盛大!

“真是好大的排场啊,即便是闻太师出京也没有这种场面!”一个担着柴火的樵夫匆匆出了人群,往西歧城而去。

西伯侯出了西歧城上路,一日行七十余里,过了歧山。一路行来,夜住晓行。出了西歧的治所,到了程国边境,这一日来到了一处茂林。

天将正午,西伯侯刚要到林中歇息打尖,一抬头却见乌云密布,眼看着就要下雨。

他向近侍们言道:“各位下马进林,准备避雨!”

西伯侯刚刚在一个巨树底下站定,却见霹雳交加,震动山河大地,进而是滂沱大雨。

春雷阵阵,声势惊人。势出反常必为妖!

西伯侯掐指一算,原来是有将星出现,他心中得意:“我刚出西歧就有将星来投,可见天意归周!”

姬昌向左右士兵吩咐道:“天降祥瑞,将星出世,众位还不行动,把将星给我找出来?”

士兵们心中悲苦,大雨滂沱,如何到外面去找将星,将星又是何人?没有办法,士兵们只得在树林中开始寻找,不过林木茂盛,要找一个不知名的人物谈何容易?士兵在树林中找了大半个时辰直到雨停之后依然没有找到将星的踪迹。

“都是一群废物!”西伯侯心中大骂,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嘱咐大家上路。

云开雾散,众人刚走到大路边上就听到一阵啼哭的声音。又眼尖的士兵在路旁找到一个襁褓,里面有小孩子在啼哭不止。

“就是他了!”西伯侯隐约猜到自己刚才的卜算要应验在这个孩子身上。

更为神奇的是孩子一到西伯侯手中立即停止了哭泣,转而“咯咯”大笑起来。

西伯侯大喜:“圆满了,圆满了!老夫命中该有百子,今有九十九人,再加上这个正好一百人,今得将星,真是美事儿!”

西伯侯心中想着等到前面的村落将孩子寄存于农家,等到他从朝歌回来之时再让孩子认祖归宗。

姬昌心中得意,纵马而行。才走了二十里路却见大路上有一个身传道袍的老者,飘飘然大有出世之感。西伯侯不感造次,他急忙拉着骏马的缰绳缓缓而行。

道人见西伯侯来到面前,他上前行礼曰:“贫道稽了!”

西伯侯见老道拦下了马匹,他下马说道:“姬昌失礼了,不知老道在哪座名山修道,有何吩咐,愿闻其详!”

道长仙风道骨,想必来历不凡,西伯侯期待着对方的答案,若能将仙长收归羽下,西歧势力当能增长不少!

郑州国医堂医院口碑怎么样
京都儿童医院可靠吗
贵阳哪里治疗癫痫医院
保定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宁夏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