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法神直播间 第三百一十节:浪漫与现实

发布时间:2019-10-17 22:50:44

法神直播间 第三百一十节:浪漫与现实

阿道夫显然是有故事的,至于阿道夫的故事究竟是什么,现在的线索太少,暂时还想不明白……

怀揣着这个疑问,诺曼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仙妮的住处,由仆人引着去了仙妮现在所在的地方。

大贵族家庭的房间分类特别繁多,现在的这间房就是仙妮的一间闲室,以前主要用来进行她私人的一些活动,现在阿道夫对她的舞蹈教学也经常放在这里,里面空间颇大,各种东西虽不算齐全,但该有的都有。

领到门口后,仆人就守在一旁,由诺曼一个人进去了。

这间闲室的设计风格主要沿袭自莫阿领的建筑风格,偌大的一个室内分成了两间,中间用圆拱门相连。

在仆人的通报下,诺曼进入外间发现无人,再走入内间,见到仙妮正一个人坐在里面坐在桌前,手上捧着一本薄薄的书籍正在观看。

她的一头淡白金色头发扎成了一束放在脑后,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来,上面没有汗珠,却隐隐冒着热气,看着很利落,和平日里娴静优雅的模样相比别有一番风味;身上是颜色素雅、线条简洁的舞蹈训练服,没有半点多余的装饰;可能是因为刚刚运动过的缘故,室内还烧着几个火盆,所以她现在穿着如此单薄也并不觉得寒冷,冬季御寒的大衣在一旁放着,没有穿起来。

“你来啦。”

听到诺曼的脚步声后,她转过头,见到诺曼后笑了下,把手中的书也放了下去。

之后,她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曼妙的身体曲线在修身的简单训练服下前凸后翘,一览无余,把已经发育完全的女性魅力展现无遗,引得直播间内的众多水友们又是一阵狼嚎,纷纷发送着弹幕。

“仙妮小姐。”

诺曼一边对面前的人打着招呼,一边观看聆听着直播间众水友们的弹幕。

他现在的精神力大涨,更是分成了128束,这让他总算可以把直播间方面也给重新兼顾到了,但是新的问题却又出现了:他没有吞噬掉那些灵魂之前,直播间人数太多、二三十万观众的弹幕量给他造成的压力太大,他就算把精神力全部调动过来应付直播间弹幕都远远跟不上弹幕量的水平,这巨大的车轮可以对他的精神力修炼起到很好的磨练作用,但是在吞噬掉那些灵魂之后,这原本在他看来无比巨大的车轮却显得小了起来。

现在别说把他的精神力全部调动过来了,诺曼试过,只需要调动96束精神力过来,就可以应付直播间的所有弹幕了,基本上可以做到每一条弹幕都聆听阅读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直播间的这些弹幕量现在或许还可以勉强磨练到他的精神力,但是长远下去,不增加观众人数是肯定不行的。不增加观众人数的话,他的精神力增长会越来越慢,相应地实力增长也会越来越慢。

所以一个多月前他曾经面临过的那个增加直播间人数的问题,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尤其是在现在的直播间情况下,这个问题就更加需要重视了——据兰斯洛特反应,他的直播间开始掉人数了。

“观众都是现实的,尤其是在地球世界这个娱乐内容丰富多样化的世界里,一旦你的内容跟不上,你别指望所有的人都能忠诚地陪着你……”

诺曼的人数之前一直是稳步上升的,在那晚遇到轮回时光的时候达到了一个顶峰,几乎都快要冲击40万的观众人数了,但是40万的数字始终没有冲上去,反而从那晚过后,这个数字落了下来,尤其是这两天,跌势明显。

诺曼也明白这是自己的行为导致的:这几天他一直在城主府中吃吃喝喝,主要精力全部用来扩充魔力之海了,并没有什么突出的行为。按照兰斯洛特的说法,从节奏上来说,他最近几天的日子就和他曾经在艾什丽村里一样,平淡无奇,毫无波澜,也就难怪一些被那晚撞鬼奇观吸引过来的新观众会大量地流失了。而放在这样一个他需要增加直播间观众的大环境下,这种观众流失的状况就更加糟糕了。

只不过诺曼现在也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解决:他总不能在城主府中故意搞事吧?他现在可是隐藏身份的状态,那么做就是自己找死。

还是要尽快去北地之境,相信龙族国度的奇异景观会让他的直播间观众人数再登一个新的巅峰。还好,如果进展顺利的话,他今天晚上应该就可以开始尝试进行解药的炼制了,一切顺利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应该就能离开这里去北地之境了。

“阿道夫先生刚刚离开,沙利娅你见到他了吗?”

仙妮转过身来,屁股抵在身后的桌子上,这样问道。

沙利娅嘿嘿一笑,“见到了。”

仙妮笑道:“我原本以为,像阿道夫先生这样的舞蹈家都是严肃刻板的家伙,就算不整天板着一张脸,至少也不会话很多,却没有想到阿道夫先生完全是一个异类。”说着,她从自己身后把刚才的那本书拿了起来,“他今天甚至送了我一本书,一关有关爱情的骑士,我还以为这样的骑士只有我们女孩子才会喜欢看呢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确实挺符合他的流浪诗人气质的。”

沙利娅好奇地盯着仙妮手中的那本书,问道:“这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完全就是一个闲着没事爱听八卦的妇女。

仙妮随手翻开,一边瞥着一边说道:“一个落魄骑士和一个贵族夫人相爱的故事,说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大大的城堡之中,居住着一位寂寞的贵族夫人……”

沙利娅津津有味地听着,她面具下面的诺曼则是面无表情,心思平静。

他对于仙妮的感觉还是挺好的,一方面可能是因为蕾佳娜的血脉关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仙妮对于他直播间的观众人数做出了贡献:据兰斯洛特所说,他直播间有一些观众还是专门过来看仙妮这张美颜的呢,这姑娘可是自带观众流量的,如果不是她的话,自己现在流失掉的观众人数会更多,这两天极有可能连日常30万都保不住了。

“……沙利娅,这个故事是不是很浪漫?为了爱而死,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能够这样爱我的话,那我死也没有遗憾了。”

仙妮把这个故事大致地讲了一遍后,这样说道,眼睛一闪一闪的,似乎正看到有那样的一个人。

“唯一的遗憾就是结尾太悲伤了,充满了无奈。”

诺曼觉得这个故事很熟悉。

落魄的骑士和贵族夫人相遇,之后相爱,最后遇到了贵族夫人的丈夫归来,两人为了这位夫人展开了一场决斗,最终骑士胜利了,战胜了这位贵族并杀死了对方,可是最终迎来的并不是他和贵族夫人的长相厮守,而是贵族夫人的自杀、为其丈夫殉死。面对这样的解决,作为胜利者的骑士最终也选择了自杀,最终故事的三人全部死亡,没有一个活着,确实是一个悲剧结尾。

从大致脉络上来看,这和亚德里安在杜阿拉的故事多么相似啊?稍一加工,就能成为故事中所描述的这样,而这样的加工,诺曼实在太过熟悉了——他这样一个家伙能成为圣者,能拯救万民,不就是经常过了数次这样的加工吗?

所以,这难道是有当初那场事件的幸存者活了下来,把那场事件进行了艺术加工后,形成了现在的这个故事?

如果是的话,那真是有些巧了。

诺曼本来想不搭理,不发表任何意见就这么算了的,但是他脑子里转了几转后,最终出口的却是另外一番话。

“也许这个故事没有这么美丽浪漫。”

沙利娅这样说道:“这让我想到了我们村子里发生过的一件事。”

“在我们那个村庄里,有一个猎人,在一次的狩猎中他偷偷地藏下了一条肥硕的獐子,之后,他就用这条獐子做诱饵,引诱了村子里的一位有了丈夫的妻子,两人经常在暗地里做一些龌龊的事。”

“最终有一天,他们俩的事暴漏了,被这位妻子的丈夫知道了。”

“猎人很强壮,这位丈夫吃不饱还要天天干活,身体和他比不了,而且猎人还有武器,丈夫的武器只有家里的锄头,直接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想了个办法。他找了几个人埋伏了起来,自己出面把猎人请到家里来吃饭,还花大价钱准备了酒。当猎人喝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和埋伏好的同伴们一起上,想要把猎人当场打死,但是却没有料到猎人早有准备,拿出了藏在衣服下面的武器,仗着自己强健的身体和多年打猎中锻炼出来的搏斗技巧,反而把丈夫和那些帮忙的村民都杀死了,最后,他甚至把那位和他有过奸情的妻子也给杀死了。”

“从那以后,我们在村子里就再也没有见过猎人,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诺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或许是因为秘密藏在心里的感受很难受吧,一直骚动着,找到机会就忍不住想要说出来。而能有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秘密说出来的方式,那就再好不过了……

仙妮一直没有插嘴,只是静静地听着,直到诺曼说完之后,她缓缓地摇头,却没有开口说出什么来,只是沉默着。

她看到阿道夫给她的这本骑士之后,第一个也想到了城堡中曾经流传过的那个骑士、丈夫、妻子的三者故事,她甚至认为那天晚上诺曼的小提琴声就是引起了那些鬼魂的共鸣,所以自己才会陷入那样的幻觉中去,那时的鬼魂就是明证,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瞬间那团鬼魂就不见了,但是她想,那应该是和这位圣者先生有关的。

她之所以把这个故事借着这本主动说出来,给面前的这位先生听,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觉得自己内心里忍不住想要这么做,按捺不住——如果是兰斯洛特在她心里的话,就会告诉她,这是人类对于危险刺激的特殊喜好,属于变态心理学范畴。

诺曼的心理也是如此。

而沙利娅刚才说的那个故事,也证明了这位圣者先生确实是知道那件事的内情的。

她可不会认为这真的是什么村子里的故事,这显然是圣者先生在用这种方式,说出那件事的内情来。只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故事的真相竟然这么世俗。

按照这位圣者先生的暗示,浪漫的爱情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欲望的交织,虽然她并不知道圣者先生口中的“獐子”是什么;公平的决斗也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阴险的埋伏和残酷的杀戮;至于殉情之类感人至深的东西,更是仅存在于幻想之中,没有一个人是主动赴死,所有人都是在不情愿的状况下被杀死……

这样相当不浪漫的结局对于一个憧憬着爱情的小姑娘来说实在是太扫兴了,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仙妮只能一直沉默着,好半天之后才笑了出来,说道:“沙利娅,你说的这个故事实在是太现实了,我无法想像,我宁愿相信美好的东西始终存在……”

和仙妮的相处还是比较轻松愉快的,这位贵族小姐挺会说话,而且经常自己主动找话题,不需要诺曼多费心思去想怎么说话。同时还能看到自己的直播间人数在整体下降的趋势中缓缓稳中有升,这算是对于诺曼最近忧愁的直播间人数中唯一值得高兴的时刻了。

仙妮没有留人一起共进晚餐的习惯,所以在聊了小半天之后,诺曼也就告辞了,回到了自己的房中,而他刚进门还没有坐下呢,纪若兮就上前把门主动地关上了,压低声音对他说了一句:“希瓦尔刚才来过了。”

诺曼问道:“他来干什么?”

纪若兮说道:“他希望我们能为他打造一些兵器。”

竟然这就来了?……

希瓦尔之所以把雨果大师他们一行人留在城主府,为的也就是这件事,但是按照兰斯洛特他们的推算,以希瓦尔的性格耐心,至少还要等上一段日子,怎么现在就来了?

诺曼不知道为什么,又想到了阿道夫。

南昌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东营好的男科医院
南昌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伊春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