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傲武神州第一章以后我们一起砍柴

发布时间:2020-01-29 05:30:19

傲武神州 第一章 以后我们一起砍柴

青山灵秀,白云悠然;楚飞坐在一块山石上,望着远处的山峰发呆。那是一座半截山峰,半山腰以上,被倾斜着砍断,上半截山峰倒落在山谷中。

缺了一半山峰,却多了一座湖泊;为这个小小山村带来了生机。

“传说啊,很久以前,大旱,村子里生活困难;有路过的大侠一刀砍断了山峰,拦住深山的河流,才有了现在富足的‘靠山村’。可惜,大侠做好事不留名啊。”

村中的老人,总是将这个传说挂在嘴边,并一代代传承下去。在那缺了一半的山峰上,有一座无名的长生祈福祠,终年香火不断。

“哎……十二年了,就听着这样的故事长大。”楚飞还有些稚气的脸上,多了几丝超越年龄的感慨。一次考古,就来到了这个世界。而那半截山峰,更实在不断地提醒楚飞,这是一个真正存在传说的世界。

楚飞旁边,还有一个同龄的小伙伴,小伙伴看着远处山峰,语带天真:“飞仔,我们去习武吧;如果我有这样的能力,就能帮爹娘砍柴了。”

楚飞眼角有点抽搐,却大声赞同,“那以后我们一起砍柴。”

“嗯嗯!”小伙伴认真的点头,眼睛转了转,“飞仔,今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是什么?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

“其实……我爷爷说,当年砍断山峰的大侠,不是用刀的刀客,而是用剑的剑客。”

“啊?为什么大家都说是用刀的?”

小伙伴用明亮的眼睛看着楚飞,眼神中有一种叫做“智慧”光芒:“笨啊,大家平常用的最多的,就是柴刀、镰刀、菜刀、牛刀、杀猪刀;你见过用柴剑、镰剑、菜剑、牛剑、杀猪剑的吗?”

楚飞只觉得肚子都在抽筋。

关键时候,有人出来解围了。一个少年跑来,“楚飞、杨云,快回来,长青剑派来人了,要开山门、收弟子啦。”

楚飞一听,竟是忍不住欢呼:“哈,江湖,我来了!走,回去看看。”

当楚飞、杨云两人跑回来时,村子中央的草谷场上,已经人满为患。

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只听里面传来浑厚的声音:“所有12岁和13岁的,想要习武的,都过来,到我身边来。”

而后又有一个清丽若黄莺的声音传来,“小姑娘可以到我这边来哦。”

“我!我!”

少年少女们雀跃不已,但更多的少年少女却被父母拦住。

楚飞向前挤着,忽然一只手拉住楚飞的衣领,背后传来慈爱中带着责怪的声音:“小飞,你要去哪儿?”

“啊……”楚飞一下呆住,“娘,你也来了。”

楚母抓着楚飞衣领不松手,脸色略有不悦:“不准过去,在这里看着就好。”

楚飞一下就焉了。

杨云转头看看楚飞,做了一个鬼脸,“啦啦啦,飞仔,我先过去看看咯。嘻……”

楚飞挣了几下都没有挣脱母亲的手掌,不得不“撒娇”了,“娘,那我们靠近看看如何?就看看,不做别的,长青剑派招收弟子呢,两年才有一次。”

楚母脸色一板:“不行,你那点小心思,娘还不清楚。回家,和你父亲学打猎。江湖有什么好的,是非好坏不分、打打杀杀不停。江湖走跳的,有几个善终的。”

楚飞苦着脸,好不容易看到机会了,结果却被母亲给拦住。眼看就要被母亲拖回家,忽然楚飞眼睛一亮:“舅舅,舅舅!”

“呀,是小飞啊,小云呢?”

“在前面呢。舅舅,你帮个忙,劝劝我娘,我要去闯江湖!”

杨玉正嘿嘿一笑:“劝什么劝,我这就将小云这混小子抓回来。小小年纪不学好,净想着闯江湖,把江湖当什么了。”

“啊……”楚飞目瞪口呆,事情怎么能这样?“舅舅,你年轻时候,不是闯过江湖吗?”

杨玉正摸了摸脖颈,脸上似乎有些后怕:“是啊,险些把脑袋丢掉。所以咯,你们两个小子就老老实实呆在村子里吧。”

剧本不该这样啊……难道我伟大又无限高远的江湖梦,还没有开始就夭折了么?!

片刻后,楚飞、杨云两难兄难弟相顾无言,大眼瞪小眼。

对视许久,杨云忽然垂头丧气起来,“哎……哎……飞仔,不用以后了,我们现在就能一起砍柴了。”

楚飞眼睛转了转,忽然跳了起来,“等等,去找我爹,走,我们上山!”

楚飞的老爸可是优秀的猎人;提起靠山村楚永富,个个都翘大拇指;别看这名字有点土,却有一手优秀的狩猎技巧。

依靠狩猎,楚飞一家的生活,也当得上“富裕”二字。

楚飞带路,两人熟练的向后山跑去,刚好在村口遇到了返回来的狩猎队伍,楚飞的父亲楚永富傲娇的走在最前面。

“爹!”老远的,楚飞就欢快的叫了一声,一溜烟跑到父亲面前,将父亲身上的物品背在自己身上。顺带向父亲身后的人挨个问好。

“小飞不错啊!长大了肯定又是一个优秀的猎人!以后山里的老虎有难了!”一个背着两只野兔的村民夸赞道。

“谢谢二叔啦,只是在山上打猎多没意思,好男儿当志在四方,遍游天下!”楚飞昂着头,诉说着自己的伟大理想。

旁边跟来的杨云大点其头:“是的是的!我们要做一个好男儿,一个有志于四方的好男儿!困守山村,算什么好汉。”

楚飞一听这话,顿时叹了一口气:云仔,你这话说的有点……泄密了啊。

果然,楚永富一听,当即转头看向楚飞,“小飞啊,从小我就教导你,无事献殷勤……”

“不是亲朋就是故友!”楚飞熟练的接过话头。

“你这孩子。算了,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爹……”楚飞开始撒娇了,“长青剑派来招人了,我想拜师长青剑派,以后也做一个行侠仗义、做好事不留名的大侠!”

楚永富听了,并没有立即拒绝,反而是面带沉思,走了几步才说道:“想去就去吧,是雄鹰就要搏击长空。但有一点,行侠仗义当然很好,可做好事不留名就有点傻了。

这江湖啊,混的就是一个名气。真正的好事呢,还是留下名姓的好;名气,在江湖中很重要。只有觉得事情有麻烦的,才会‘做好事不留名’。”

“哦……”楚飞抬头看着父亲,“爹,你去过江湖?”

楚永富笑了,“爹可是猎人呢,出售皮毛、药材等山货时,经常与江湖人接触,所以对江湖也有所了解。”

“哇,老爹真厉害!”楚飞立即送上夸赞。

杨云有些急了,拉着楚永富的手打晃:“姨夫,我爹不同意呢……”

楚永富微微一笑:“不着急,这长青剑派今天只是通知,后天才会正式截止。”

楚飞听后恍然大悟,刚才只是太急,没来得及细想。

走江湖、有危险!长青剑派也不可能什么人都要。别的不说,筛选、考验总是需要的,并且还要征得家长同意才行。要是发现好苗子、而家长又不放人的,免不了要挨家挨户的劝说。

两年才开一次山门,招收弟子都是挑了再挑、选了又选;楚飞担心错过机会,长青剑派何尝不担心错过天才。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陆晓强
宝鸡市凤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安顺治疗癫痫专业医院
河源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南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