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圣脉第四百九十五章偷偷的捡漏

发布时间:2020-01-29 06:43:56

圣脉 第四百九十五章 偷偷的捡漏

“嘿嘿,老师请看这个。”叶君天干笑了一声,掏出一瓶子来。里面全是散碎着的紫晶碎片。

“你怎么搞到手的?没被人发现吧?特别是雷院长可是神目如电的。”金中定一愣,有些讶然的张大了嘴。

“偷偷的捡漏,当时你们搞出来的动静太大了。

雷院长等人忙着防御,我就偷偷的干活了。”叶君天阴笑了一声,道,“这些可是好东西啊,是血轮境强者用神通之术凝聚而成的。

是最纯的紫煞之气。不过,老师,唐芳怎么能把母晶上的紫气分离出来。

如果有此能力她完全可以凭借紫晶战胜学院所有强者。到时,恐怕连雷院长都不是她对手。”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恐怕当时给紫晶的人对她有限定的。”金中定摇了摇头。

第二天,紫眼谷照样子是人满为患。

对于广大的学子来讲学院青少者中的强者才是他们的偶象。毕竟,老一辈人全是天武级别的,跟他们距离太遥远了。

原笑老早也到了紫眼谷,他独自一人坐在一个山坡上一脸冷凌仰望着天。好像这群所谓的天才们在他眼中都不堪一看似的。

今天的看点肯定就在金中定跟秋波两人的弟子身上了,而莫望山跟顾云常是提前出局了。

不过,因为战斗关乎着十大核心重新排名,所以,两人的弟子也不敢怠慢。

并且来说,两人也是丢尽了脸。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出色一些扳回点面子。

“老顾,你这气色不错啊。”莫望山看了看坐在隔壁的顾云常。

“你也不差,是不是得什么果滋润啦?”顾云常话里有话。

“你可能也有吧?”莫望山似笑非笑。

“咱们彼此彼此啦。”顾云常哼道。

“这娘们还真阴!”两人同时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因为,昨天晚上秋波秘密拜访过两人。并且分别送上了一枚三十年的朝天果。

唯一的要求就是请两人的弟子出大力击伤金中定的弟子们就可。

反正不是自己出力,而且,即便是受伤也是弟子受伤而自己捞好处。两人自然是乐于接受了。

第一场,金常副大弟子玉召战莫望山的大弟子夏候理。

昨天晚上莫导师有交待过。只要自己的弟子能战败金常副的弟子。战一个给奖励四阶血破丹一粒。这可是极大的鼓舞了弟子们的势气。

无独有偶。咱们的顾大副院长也是如此交待弟子们的。

夏候理在十大核心中排名第三,还在玉召之上。

这实力跟排名还真是成正比了,百招过后玉召不敌夏候理败下阵来。

“老师,夏候理一上台就用狠招。好像跟玉师兄有仇似的。他们有过仇怨吗?”叶君天问道。

“小打小闹有过,那都是擂台上公平决斗。如果说私仇没有。夏候理的表现有些冲动了。甚至,有的时候还用了两败俱伤的打法,倒是奇怪了。”金常副也相当的疑惑这个。

第三场。展军给顾云常二弟子刘远一剑伤了大腿,无法再战了。

第八场。武眉给玉水飘一掌拍断了三根肋骨。

全场哗然,貌似,金中定的弟子群将全军覆没了。

“老师。咱们被围攻了。”叶君天说道。

“你也看出点苗头来啦?”金中定问道。

“嗯,你看。凡是面对我们师兄弟的全下狠手。而他们互相格斗的时候打得不如这般的狠。”叶君天说道。

“这是有心人创造的局面。”金中定冷笑一声。

“又是秋波?”叶君天一愣。

“朝天果就是好东西,居然能驱使两个副院长的弟子为她卖命。这次秋波应该是挥泪大甩卖了。”金中定冷笑道。

“没事老师,下一场轮到学生出场了。看学生为您挣回面子。”叶君天淡然一笑。一个划空落在了擂台上。对面站着的居然是唐霞儿。

唐霞儿本应是唐芳的弟子才是,可是居然变成了秋波的弟子。如此一来,秋波一个人就拥有两名十大核心弟子了。

“霞儿师姐,你真要跟我比斗吗?”叶君天问道。

“我……我也不想,可是……可是……”唐霞儿吞吐着,一脸难为情。

“如果有人逼你那就算啦。”叶君天说道。

“我不想打。”唐霞儿说道。

“霞儿,记住,你是秋波的干女儿,你还是她的弟子。”这时,唐芳的声音冷凌的传来。

“妈,我知道。”唐霞儿眼眶中有泪了。

“霞儿师姐,还不下台去,咱们俩个斗个啥子?”叶君天突然施展开了心化万物之术。一点魔种直奔唐霞儿而去。唐霞儿本心并不愿意,再加上深爱叶君天。

经他一轰击,脚步一挪,不由自主的一跳就下了擂台。

顿时,全场哗然。

而秋波跟唐芳自然是一脸菜色。

啪!

一道清脆的耳光声传来,唐霞儿给唐芳一巴掌甩得差点摔倒在地。

“滚回去!”唐副院气坏了。以为是唐霞儿不愿意战倒致的结果,其实,唐霞儿还没到那种地步。只不过给叶君天利用了罢了。

“妈,我……”唐霞儿捂着脸跑走了。

“唉,如果在擂台上打伤了你没意思,还不如你直接下去为好。”叶君天在心里叹了口气。

金常副终于挣回了面子,弟子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战而败的居然还是十大核心的唐霞儿,这可是大大的露了脸子。

下一场,莫望山最得意的弟子夏候理强强碰上顾云常的最天才弟子刘远。

前天老莫同志可是给老顾打得鼻血直流,狼狈不堪。

自然,夏候理要为师找回面子啦。

奈何刘远在十大核心中排老二,而夏候理排第三。想为师报仇难度颇高的。

不过,这次夏候理学乖了。见刘远一亮招马上一个飞腾飞到了千米高空之上。

夏候理突破到了天武境了吗?

不不不!

这只是个乌龙罢了。

“啊,夏师兄到天武了!”果然,有不明真相的家伙兴奋的尖叫了起来。回为,一个学生能突破天武,貌似火帝学院几百年下来都没此天才出现。

就是五大学院偶尔出现一个也必亮瞎所有学生眼球的。惊爆青州人之眼。

“你懂个屁。夏师兄突破天武了一巴掌就能把刘师兄煽下台去。何必还要飞到高空之上,这明摆着有些怵刘师兄的犀利攻击。”

“那他怎么会飞?”

“没看到吗,夏师兄的血念是飞虎血念,天生会飞的。这当然也是特殊血念了。”

“噢。原来如此,吓了我一跳。还以为咱们学院几百年下来能出现一个学生级别的天武高手呢?”

“学生天武,你作梦还差不多。”

“夏候理,你有种就落下来咱们好好斗斗。一直闪在空中算什么?”刘远可是气坏了。这千米之外远程攻击火力就弱了七八成。

仅有二成攻击哪能伤到夏候理,人家一闪一挪就能闪过了。

刘远狠攻了一阵子力气白费了一大把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沾到。那是给气坏了。

“刘远,讲啥大话,有种的到空中来跟你家夏少大战一回?”夏候理貌似不上当。

“你以为本少不敢是不是?”刘远居然诡异的突然往空一窜。青光升腾之间身体犹如火箭升空似的一下子居然跳到了夏候理的头上。

这一个举动可是吓了夏候理一跳,黄气一冒。他赶紧煽动飞虎翅膀想再升高。

可惜的是太晚了。

青光一闪,一条青蛇从刘远的身体内猛然窜出来,迅速张嘴一把吞噬了夏候理的飞虎血念。

夏候理一声愤怒的吼。失去了飞虎血念的他身子一歪无法保持在空中的优势。结果给刘远一脚狠狠的踩得砸向了地面。

“导师,刘远还真是移了一条血脉了。”叶君天说道。

“没错,而且,移给他的还是一条蛇脉。天武级的蛇魄拥有者移植的。所以,刘远也拥有短暂的弹跳能力跟飞行能力。夏候理失算了。”金中定说道。

嘭!

尘土飞扬,夏候理砸将下来时地下龟裂开去,出现一个大坑。而刘远那家伙还真是给气坏了,扑进坑里照准夏候理的身体又狠踩了几脚。直到莫望山代弟子认输才收了脚。

等人把夏候理抬上来时已经鲜血满身,骨头绝逼的断了不少。

下一场玉水飘打伤了武眉,此女貌似发狠了。她把对叶君天的恨全都倾泄在了武眉身上。

结果,武眉重伤退出了竞选赛,再加上一个展军大腿受伤。金中定的弟子就剩下带伤的玉召跟叶君天了。

再下一场,玉召战刘远。

在刘远强大的移脉血魄之下,玉召结果落得了跟武眉同样的下场。

“导师,我死也不退出比赛。”玉召悲催的大喊着给人抬下了擂台,两条腿都断了。

“呵呵,你还有再战之能吗?”刘远冷笑一声,满脸讥讽调儿。

“刘远,你等着,等我伤好。”玉召指着他大喊道。

“不用担心,我刘远永远等着虐你。”刘远满脸不屑表情。

玉召的心里悲壮啊,可是无奈啊。

“玉师兄,你的事交给师弟我。他断你双腿,我断他四肢。”叶君天说道。

“就凭你,可笑!”刘远继续满脸不屑,极为轻蔑。

“可不可笑到时自知,刘远,你嚣张不到什么时候的了。”叶君天满脸的淡定给别人视为狂妄。

第四场,叶君天战十大核心中跟夏候理一起排名第三的玉水飘。

“叶君天,那天你偷袭我。今天我会正大光明的找回的。即便是你有那块牌子也没用,不敢比的话马上给本姑娘滚下台去。”玉水飘用的是激愤的语气。(未完待续。)

高密市妇幼保健院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滨州白癫风治疗方法
南通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菏泽公立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